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江西能否根治白癜风 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7 10:24:3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江西能否根治白癜风 ,北京专治白癜风医院那家好,“黑白同治”白癜风技术,凤台白癜风医院,浙江能否治愈白癜风,哪能治白癜风不复发,微循环与白癜风有什么关系

  (原标题:先被砸断手指,还要按“剧本”走)

VCG供图

回忆那段碰瓷生涯,两人依然十分后怕。

小杨左手无名指被打骨折。

  小杨腰部被打留下的疤痕。

  被解救出来的少年揭露碰瓷团伙内部运作:

  两名14岁的湖南少年在中山顺利脱离险境,家属立即报案;警方已将此事立案

  原本想出来找个工作,没想到被同学带进碰瓷团伙……来自湖南的两名14岁少年——小杨和小顾就是其中的受害人。据两人介绍,为了能更好“完成任务”,他们都被砸断了手指,并要求按“剧本”实施碰瓷。因涉世不深,他们成功的机会很小,于是遭“毒打”的事情时有发生。庆幸的是,由于吃不消他们声称不干,要回家,竟得到团伙允许,但前提条件是要家人汇一笔生活费才可“放人”。7月22日,两人顺利脱离险境。随后,家属向中山市小榄警方报了案。当日17时左右,小榄警方将案子移交到中山市古镇警方。

  新快报记者 李红云 文/图

  加入团伙第一天就被打断手指

  “我有些同学在东莞工作,自己挣钱还可以在外面耍,于是自己也想出来闯闯”。原本在湖南道县一所中学读初中的小杨说,父亲常年在外打工,与自己联系比较少。烦躁的时候,就与在外面打工的同学聊天。小杨告诉新快报记者,他有个同学的家人在东莞清溪开了个小工厂,开始他跟这个同学一起上班,因为很辛苦,就又去了深圳。“母亲在深圳,在深圳没有工厂愿意要我,几天后我又联系到同学余 ,后来就到了他那里。那是今年6月份的事。”

  小杨说的同学小余就是碰瓷团伙的成员之一,“他在里面干了很久了,有了一些钱,正准备买辆小轿车。”小杨对新快报记者说,自己开始并不知道小余做什么工作,到了他那里后,才知道原来搞“这行”。那段时间,他也跟同学出去“碰过几次车,但都没有成功,一个星期后自己就溜了。”

  按照小杨的说法,6月份,他已在“碰瓷”团伙待了一星期然后又溜了出来。那么,为何“溜出来”不久又加入“碰瓷”团伙呢?小杨的说法是:“出来后到处找不到事做,又没钱,想想 碰车 虽然危险,但来钱容易,只要自己愿意干,人家还会收留自己,于是就又去了。”

  小杨记不清第二次加入“碰瓷”团伙的具体时间,他说那是在深圳,去的第一天就被人打断了手指。“他们用布包住我的手指,放到一根棍子上,然后用铁锤一锤就砸断,不上药然后要我们去碰车。”小杨被打断的是左手无名指,目前已明显骨折。

  经常挨饿,碰瓷不成功还要挨打

  与小杨一样,小顾辍学更早,是今年7月加入团伙的,他的左手无名指也被打断过。“现在都好了,没有上药,都是痛好的。我们里面的人都被打断过手。”

  小顾说,“听人说,我们这帮人有200多辆小轿车。”他们经常被拉到广州、深圳、东莞、佛山、中山等地,选择在医院附近、商场等附近碰瓷,主要碰瓷对象为老年人和骑三轮车的人,有时也会碰小汽车。“新人进来都会接受培训,每天早上他们会买给我们小笼包或包子,吃了就出去了,他们会开着小车在前面,我们骑自行车跟在后面。我们听他们汽车喇叭指挥,响到第三声我们就碰别人的车。”

  小顾进一步说,他每次出去碰瓷都由一辆小轿车领着,小轿车去阻挡要碰瓷的车辆,正当被别车辆(注:指在行驶过程中阻挡后车顺利通过)准备绕过小轿车时,自己就骑着自行车往正在超车的被别车上撞。当自己撞车后紧接着就倒地,造成被汽车碰撞致伤的假象。最后打电话给“姐夫”,他会立马过来提出“私了”,让对方驾驶员给钱了事。

  小顾说,他加入团伙十来天,没一次成功,被打了几回,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说不想干了,就被“他们”打得眼睛“铁青,充血”。这么些天过去了,新快报记者看到小顾的眼睛还很红肿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

  小杨也有被打的遭遇,新快报记者看到,小杨的头、左肩、左腰部位置都有被打留下的疤痕。小杨和小顾回忆,团伙里的人“好像都是我们一个地方的,他们说话我们都能听懂”。7月21日,他们一共11人被人从广州白云区拉到中山,当晚住在古镇一酒店,其中有个女孩也只有14岁。当天他们有人在古镇“干了一票,搞了一万多元”。

  “在里面这么长时间,我一直很害怕,被小车或货车真的撞上就真的死了。我们每天吃住都在一起,出去也有人跟着。十多天来,我一直做不好,他们打我,还不给饭吃,我想走,他们也愿意了。”小顾说,一般他们每个人一天能碰两到三次,费用几百元到几千元,有的上万元或更多,要看具体情况。

  小杨也说,他在里面的时间比小顾长,也做不好,也想走,这次来古镇他也跟“头”说了,“他们要我跟家里人联系,然后叫我跟家里人说要2500元就可放我。”

  进团伙的先交3万学费,每单提成20%

  小杨的家人告诉新快报记者,他7月20日接到小杨的电话连夜坐高铁往中山赶了。“开始我们也不知道他干这一行,这次说要我们来接人了才知道他在跟人碰瓷,他在微信里要我转2500元给他。我说我们在小榄车站见面,我给现金,他们又要我到车站旁边的便利店充钱微信转就好,并且喊我们不要报警。”

  小杨的家人胡女士说,接到小杨的电话她就联系了在广州的哥哥和小杨的父亲,连夜坐车跟哥哥会合往中山赶。“几经周折,我们不但没给对方汇钱,还顺利接到了侄儿小杨,真是万幸了!”

  小杨的堂姐杨小姐介绍,堂弟是被同学带出来的,“跟他一起做的人很多,都是家乡人,都还是小孩,不懂事怕事。他们每个进来的人都要先交3万元学费,由碰瓷所得累计到这个数,以后每单碰瓷就提成20%,如果自己带了人来,还可以按所带人碰瓷所得再计20%提成。与传销发展下线的形式差不多。”

  新快报记者从中山市小榄、古镇警方获悉,目前警方已就两人的事立案,然后上报上级主管部门,根据笔录情况初步判断这是一个有组织的“碰瓷”团伙案,前期他们会对相关酒店监控进行调取排查,然后根据上级部门统一部署展开调查。

  提醒

  遇到碰瓷,不可急于私了,最好先拍照取证

  律师界人士表示,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6条中规定,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、行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,非机动车驾驶人、行人没有过错的,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。由于一些私家车主苦于没有足够证据证明自己无过错,怕因“碰瓷”行为再生其他事端,又不愿意耽搁时间报警处理,于是不得已之下往往选择花钱消灾,从而使碰瓷者轻易得逞。

  近年来,碰瓷现象呈现出团伙化、职业化作案的趋势,其作案工具和手法也日益多样化。当诈骗不成时,有的还会对事主进行威胁敲诈勒索,甚至殴打并转化成抢劫,严重危害公民人身财产安全。对此,警方提醒广大车主,防范碰瓷行为极为必要。比如,在车上安装行车记录仪,开车前多检查车况,在狭窄道路和行人过马路时减速慢行并留心可疑人员。当遇到碰瓷情况时,应在第一时间报警求助。千万不要慌张,更不可急于私了,最好先拍照取证,并想法留住目击证人,坚持以法律途径解决问题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开平白癜风医院